人民日报社主管·人民文摘主办

书画动态

寄意辽阔的水墨乐章——袁又琦山水画的诗意美浅析

来源: 时间:2015-01-05 16:04:37

    在看似繁荣的当代山水画坛,文化和诗意的缺失使山水画的人文价值大为降低。近日赏读袁又琦的山水画作品,令人耳目一新。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画家致力于东方,把传统与现代、自然与理想融合,在中国画的精神内涵与形式语言上都独辟蹊径,创造了一种可以称为“水墨乐章”的视觉图式。这种图式既有别于传统的隐逸山水,也有别于当代的新文人和实验水墨,构成了自己的艺术风貌,体现了21世纪中国画从传统文人画向现代水墨画发展的必然。如果说张颐人的山水画与古人传统“不下堂筵,坐穷林泉”的山水审美观有很大距离,诗意美起了决定性的因素。禅性的清净澄明洞彻通达,成为他超度自我生命和绘画表达的契机,从而摆脱了从传统到当代的各种程式的影响,别创了他自己的“水墨乐章”趋势。
    古希腊诗人说,画是无声的诗,而诗是有声的画。读袁又琦的山水画作品,感受到其作正是无声的诗。
    袁又琦严谨饱学,性灵情真又精书法,故而丹青之间有文人以心作画、画言心声和以书入画的文化气息泛出。苏东坡当年点评王维的作品,首开“画中有诗,诗中有画”的审美先河,并绵延千载,成为中国艺术传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
    从袁又琦的系列画作中我们可以看出,他的作品充盈着真性情,真自在和真绘画精神。在他的笔下,山川、树木、云水都有了鲜活的生命力,塑造物象时,他努力让物象的形展现笔墨的力度和美感,其作用笔精严,点画到位,自然结构与笔墨结构结合完美。此作构成上为鸟瞰式构图,博大而豪迈,画面开合、虚实、繁简、浓淡等手法应用自如,使画面具有丰富的层次和高远的意境。
    黄宾虹认为:“古人名作,重在笔力分优拙,不重外观之美,而重内部之充实而已”。中国画重学养,重笔墨。画家的思想与情绪寄托于笔墨,笔墨体现学养,因此,作品才更具艺术魅力。袁又琦长期从事中国画创作及理论研究,笔耕墨耘,并能从不同的艺术学科和古今大家经典作品中汲取滋养,取其之长,博涉约取,锤炼笔墨。同时又能怀抱生活,礼赞生命之美;有不墨守陈规,所以其笔墨氤氲,气度雍和,势韵饱满,保持其清新、自然之特点,更臻典雅、淳厚而意味隽咏之境,令其作具有一种勃勃生机,在笔酣墨畅中且不失意趣,从中可感受到画家那天真浪漫的性格和灵动洒脱的情怀,使读者在“似与不似”的审美体验中进入绘画性的美的境界。
    我喜欢袁又琦作品的雄浑朴茂、以心造境。他近期的作品,以“虚、静”为追求,体现了山水画的创作原则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。他讲究以神造型,在有节奏意味的笔墨中求自由心境的表现,与长安画派石鲁的艺术理念一脉相承,他创造了一种超越国界的、与大自然相和谐的主观式的画风。
    日月交替、烟云往复,展读袁又琦的山水画新作,孰空?孰有?孰妙?山水混沌境中隐然有灵明觉心的跃动。他的水墨乐章遂能一一抖落浮华。这种幻异的梦境与今天画坛上许多绘画是那样的不同,树虽然在恣意地伸展着,云虽然在低垂着要接近大地,但一切都有了生命的灵光。
    袁又琦不以古人的技法为定式或借助西画的一些方法,而是独出新机,建立自己的视觉音乐符号。在他的作品中最有特色的是运用水墨描写飘逸灵动的景致,好像用“五墨”编织一幅有节奏的音乐画卷,它们虽然有崎岖怪异但并不令人觉得突兀,而是在画家自由组织丘壑图像中各得其所。我以为这音乐符号化的倾向是中国当代水墨画中值得注意的特点,也是山水画家率真天性的形式载体。
    综观袁又琦的系列画作,其作是画家心灵情感的迸发,是画家感知自然的心得和心底的世界。用心品读就会让人有一种神往,有一种赞叹,更有一种依恋,那种读画后的轻松愉悦,是对现实缺憾的补充,是对茫茫红尘的片刻游离,也是心灵沉寂后的自我发展。画家笔下物象能激起我们“崇 高”、“激荡”、“和睦”、“宁静”和“迷蒙”的情怀,它真有一种“群山流水清风去,祥云迷雾款款来”的感受。他的作品,源于画家一种博大的、装得下大千世界的胸怀,画家尽管不能改造世界,但可以创造理想世界的境界,用生花妙笔写就出独具风神的水墨世界传递给每一位读者。
    袁又琦从生活中走来,吸收着古往今来众多绘画大史留下来的艺术成就,并不断地转化为自己对生活与艺术的独特感受,通过他近期的作品,我们可看出他用自己的饱满的热情写就出画家的胸中万象,在艺术的道路上,袁又琦是一位用永不止步的行者。
《白云千里神仙地》
作品名称:《白云千里神仙地》
125x224cm
《白云千里神仙地》局部
作品名称:《白云千里神仙地》局部
 
《千年梅山》
作品名称:《千年梅山》
48x180cm
《千年梅山》局部
作品名称:《千年梅山》局部
 
《紫鹊祥云》
作品名称:《紫鹊祥云》
60x97c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