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日报社主管·人民文摘主办

首页 > 名家导航 >

艺海修正果 墨彩润心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――读李忠信书画作品的艺术空间
 
    李忠信,男,汉族,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(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),一直从事艺术教育、书画创作和艺术理论研究,组织策划多次国内外大型艺术文化交流活动,被业界誉为青年艺术才子。近年来发表和出版了各类美术作品和艺术著作,著有《李忠信的艺术世界》专著,系中国当代实力派书画家,他所创作的各类艺术作品,广泛被中外友人和收藏家视为珍品并收藏。现任中国佛教艺术书画院院长。
    艺术才俊,前途无量。作为书画名流进入佛教艺术领域,是缘分所至还是佛教艺术感染了他的创作激情?答案应从下文中寻找……
\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国佛教艺术书画院院长李忠信
           锤炼艺术 修身悟道
    书画家的成长一般是由执迷到开悟的渐进过程。成长,是“形”的长成,“神”是“形”的锤炼。
    观看李忠信的绘画作品,除了具有传统中国画的风格以外,“凝神悟道”,是他作品的主要特点。他的作品线条粗犷,却不失细腻的精神;笔法洗练,思想深沉。透过下面的这幅《角落的车轮》可以看出,作者对人生的思考和心境的过滤。当岁月的车轮无情地将现实的轨迹辗轧得凌乱不堪时,脚下的荒芜俨然成为更新的葳蕤,这和佛经中所说的“一切行无常,生者必有尽,不生则不死,此灭最为乐”(《增一阿含经》卷50)有着某种潜移默化的契合。
\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李忠信的书画作品
    李忠信为人耿直仗义,直言快语,前半生经历了些许起落,感受了人生得失,看穿了现实社会的尔虞我诈、争名夺利,已经淡泊了名利,开始对人生进行深层思考。“若人造重罪,作已深自责;忏悔更不造,能拔根本业。”为人在世,与人方便自己方便。作恶者能得一时快乐,但终究逃不过自然规律的惩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怀天下 热爱人民
    任何一个书画家的成长,都必须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和复杂的生活折磨,否则不会有好的作品。也正因为李忠信的人生经历丰富,对其规律已经大彻大悟,他的山水风景画系列才有了更加宽阔胸怀和厚重的创作思想。下面的这幅山水画看似平淡无奇,细细品味,却有胸怀天下、俯视苍生的感觉。达到了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艺术境界,看这傍晚沉寂的画面,何曾不透露出日间的喧嚣?该作品立足高远,线条清晰,大好河山一览无余,人情百态尽在其中。“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,心不动,人不妄动,不动则不伤;如心动则人妄动,伤其身痛其骨,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。”
    从作品技法说,该作品既蕴含了西方油画的创作特点,又不失传统中国画本性。整个画面学术性很强,可以看出作品博学多才、思想独立。作品虽然画面丰满,仍可看出作者惜墨如金,毫无杂芜。作品没有题款、没有签名盖章。不是作者不想题款,而是作者把一腔情怀尽情宣泄,发挥到极至时,有到尽头便是无。这是作者思想光辉的绽放,也是受西画风格影响的使然。
\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李忠信的书画作品
    在《李忠信焦墨作品精选》中,有一幅《一乐成仙》的画作,画中一个手拉二胡的老人,神情投入。再看画面上的老人,虽然年纪稍大,眉头上皱纹很深,衣着简朴,但那胡须显然经过了修剪。双目微闭,双臂撑圆,头颅随着乐符的抑扬而摇摆……一个热爱生活、享受晚年的老人跃然纸上。透过画面,老人拉出的乐声似乎在纸上溢出,引得百鸟盘旋,百花争艳。忘我的神情深化了主题。
\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李忠信的书画作品《一乐成仙》
    言为心声,画为心造。也许,画面中的老人是作者的邻居或亲近之人,或许是陌生人,然而,作品《一乐成仙》体现的不再是那个具体的人,而是对人民在国富民强的背景中安居乐业、生活富足的切身感受。之所以称为一乐成“仙”,是作者赋予了人物“仙”的灵魂,“人能乐道自修身,熟水曲肱岂厌贫,不义而富且贵者,我心都做是浮云!”
 
        修画参禅 艺海探秘
    真正推动李中信书画艺术进入更深层次的动力是禅学思想。通过对人生患得患失的思考和感悟,他不由自主地捧起了经卷。佛经中的缘起缘灭、因果幻化,从哲理上给了他一定的启发。所以,在以后的作品里,他的绘画作品以及书法作品,从某种程度上都蕴含了宗教的哲理。
     下面的这幅《禅云》绘画作品,就是其中之一。
\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李忠信的书画作品《禅云》
    作品中,一个面对香炉、闭目诵经的老者,自己意想幻化成仙;而在画面以外的空白处,一缕祥云正袅袅升起,这就是老者所做的功德。然而,这些功德老者并未发现,因为他处于封闭的环境中,而那祥云却在他的环境之外;“善小功德己不见,世人众生皆明了”。这正应了“一忧一喜皆心火,一荣一枯皆眼尘,静心看透炎凉事,千古不做梦里人”禅机。
禅学,又通佛学。所谓“佛”,用现代的话理解,就是理智、情感和能力都同时达到最圆满境地的人格。用大乘佛教来讲,“佛”是一个自觉、觉他、觉行圆满的人。从字形结构讲,佛从人中来,他经过了曲折坎坷的修行之路,而成为顶天立地的人。左边为“亻”右边为“弗”合在一起即不是常人,是超人,是圣人,是顿悟到宇宙人生真理的圣人。
    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正是因为李忠信深知文、哲、史、美、理、佛学精髓,又经历了人世间的风风雨雨,对人生的理解产生了更深的感悟,同时也对书画艺术有了更深层次的创作思想。他的作品不仅能反映生活、反映时代,而且还具有禅学内涵,受到国内外许多收藏家的追捧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悟禅修翰墨 静心论艺深
    人生的追求如同登山观景。当你登至上层,回首观看,会发现走过的路和前方相比是如此平坦;想看到更美丽的风景,就必须更进一步。
李忠信的艺术追求就是如此。
中国佛教艺术书画院成立之后,他担任院长职务。此时的李忠信,已经跳出学院派艺术的桎梏,从绘画迈向研究领域,向纵深发展。从反璞归真角度,把唐卡艺术列为书画院攻坚课题。
    “我要在以后的日子里,组建一支专门绘制唐卡的画家队伍。这些画家,越是藏区民间的艺人越好,因为他们的绘画技术完全来自于民间,没有受学院影响,那是最朴实、最原始的绘画作品。”
    李忠信说。
    他所说“以后的日子”,是指2016年8月28日的举办“佛光普照、圆梦中国”北京天开寺书画交流公益活动之后。这次大型活动准备工作历时半年之多,涉及全国二十几个省市的书画组织机构及300多名书画家,规模之大,影响广泛。这期间,他没有精力顾及其他。
    藏区唐卡,是藏区艺人以藏传佛教文化为创作背景、以藏区唐卡传统绘制工艺为创作手段的精神产品,其作品风格有别于我们常见的绘画作品。其作品创作的原始手法与浓郁佛教思想融为一体。独特的艺术魅力,让专攻艺术的李忠信领悟到了“大道至简”的道理,引起他“文化回归自然”的研究兴趣。
    人生,是一场修行。而追求艺术、发展艺术,何尝不是修行呢?